“暖男”不是佟大为发明的,却是他发扬光大的|尽情问我



“暖男”、“普通青年”和“猫爸”佟大为

整理|玲小珑


佟大为当暖男很久了,而且还被变着花样地在前面加上不同的定语:超级暖男、世纪暖男……温和、体贴、令人安心,这股“暖风”一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连超级英雄们都争当暖男,比如大白。。)。听起来不算是细分市场,但因为如今女性对男性心理需求的变化,以及对癌变趋势男人们的深恶痛绝,佟大为这样的经典暖男就成了每个女孩儿都不会拒绝的男主角。


很多年前佟大为的荧幕形象还是桀骜不驯的小青年、风流的浪荡子——《奋斗》里的陆涛,理想主义,意气风发,富于才华和激情,追求乌托邦式的生活,脸上整天挂着想要跟世界单挑的表情,只相信自己。那时候他年轻,也更受年轻女孩儿的喜欢。


后来佟大为慢慢离开了玩世不恭的痞小子形象,被时代贴上了“暖男”的标签,长成了温和、克制的新中产——如同千千万万的中国男人一样。


“暖男”是佟大为最近一年多的荧幕形象,从娱乐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的“月老”到《我的早更女友》里老实沉默的终极痴情男袁晓鸥,而这份形象在电视剧《虎妈猫爸》里体现得极致明显:对父母尽心孝顺、对老婆百依百顺、对女儿宠爱有加,应接不暇地周旋在老婆和女儿、老婆和姐姐、老婆和妈妈之间,以一己之力应对四个女人——一个服务于女性的角色,大受女人们喜爱。


在佟大为和赵薇主演的电视剧《虎妈猫爸》里,佟大为饰演一个暖心体贴、高智商高情商的“猫爸”。

“暖男”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欢迎,它跟曾经流行的“经济适用男”一样,都是“好男人”这个词的派生版本,每一次词汇被更新,都能引起一阵讨论风潮。

它背后的买单者是在城市生活的年轻女性:当男性不需要担负养家的重任,他们的沟通能力和性格细腻程度就成了被看重的特质(而以前,这种特质绝大多数被用于要求女性),一个经济和精神上独立的女性或许更倾向于选择温文尔雅、体贴善良的男人,于是“暖男”成为一种新的女性生活解决方案


《我的早更女友》里,佟大为饰演超级大暖男袁晓鸥。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与“暖男”差不多同时流行起来的,是另一个名词:直男癌。后者含有贬损意味,它指的是大男子主义的、处处以自我为中心的处事方式。两个词都是女性视角,意义完全相反,男女不平等没消解,新的两性隔阂又产生了。女性对男性的审美,已经不是如以前那样以阳刚和男子气为标准,当女性在两性交往中的精神需求得以放大, “暖男”开始流行起来。


“暖男佟大为”也是典型的都市新中产,《想明白了再结婚》里他是在婚姻中极速成长把自己磨平的龙夏,《虎妈猫爸》里他是周旋在四个女人之间的“猫”样男人罗素。很多中国男人都能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适中,友善,理性,承担着社会和家庭责任,追求克制有序的平静生活,压抑自己的奇异想法,是一位“everyman”,这也是托尔斯泰在小说《伊凡之死》中描述的类型——“伊凡的生活是最简单,最平凡,因此也是最可怕的。”

小说家赞扬那些富有创造力和勃勃生机的人生,相比之下everyman的日子显得可怕。暖男风潮下,那些富有创造力和勃勃生机的人生就让女孩子过上了,所谓暖男最搭的,还是作女呢。

——欢迎作女们提问。。——


微信号:linglongclub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