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裸泳”医生创业的春天来了?

摘要

青年医生应该勇敢跳出体制拥抱自由市场,还是坚守初心继续在体制内辗转腾挪?这是一个问题。

来源:健康界 作者:高维荣


前段时间,在医生们的朋友圈流传着这样一条消息:一位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年轻医生,为补贴家用,在上班空闲之余就兼职送外卖、跑滴滴。这条新闻被北京阜外医院副主任医师孙宏涛发到网上后,迅速引发大家对医生尤其年轻医生收入低等问题的广泛共鸣。


“与付出不对等的收入,超长的工作时间,掏空的精力,这些是大多数普通医生的真实生活……”在近日的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青年医师分会成立大会上,孙宏涛再度感慨。


现状需要改变。随着创业潮的来袭,很多医生早已经躁动起来,他们希望通过创业来追求更好的发展——不过,是跳出体制拥抱自由市场,还是坚守初心继续在体制内辗转腾挪?这是一个问题。


试水“体制外”


事实上,一方面得益于国家大力扶持社会化办医,另一方面在体制内医生对自我价值的普遍困惑之下,越来越多被外人羡慕的工作稳定、收入不菲的顶尖医院医生们,已经开始尝试走出体制。


杜昕就是其中一员,她在不久前加入了一家医生集团。

在杜昕看来,医生集团为医生找到了一种不同于传统医院的执业模式。在医生集团内,医生的自我价值能够更好、更快地展现。


“所谓的医生集团,其实就是指以医生为主导的医疗集团,不同以往意义上的医院,在这里医生占绝对主导地位,而行政人员则是辅助医生来完成工作。同时医生还会配备专员,这能够让医生专注于临床、专业。”杜昕介绍。


医生辞职创业,加入到医生集团,可以避免“单打独斗”,规避随之而来的执业风险。


杜昕说,在医生集团刚刚成立时,也是由集团内部的医生“单打独斗”,但“以个人的形式和各个医院进行签约、门诊、手术等,一旦出现医疗事故,无法划分责任。”


于是就有了如今的PHP模式(Physician Hospital Partnership)。


“PHP模式下,医生以医生集团成员的身份,作为独立法人,和医院建立平等合作伙伴关系,而非雇佣关系。”杜昕介绍,在医生团队和医院进行合作以后,一旦出现医疗责任事故,划分起来就比较明确。


医生集团的收费模式也尤其体现和尊重医生的劳动价值。目前采用了国际公认的CPT-code收费模式,该收费模式的先进之处在于,它把每一块收费都划分得非常明确、细致,同时注重人性化与公平性。


市场化的医生集团也十分注重技术创新。杜昕说,由于医生集团对自身品牌的重视,“每一次技术创新的出发点一定是希望患者有更好的就医体验、更好的疗效。”


值得一提的是,在专注于医疗和患者体验之外,医生集团也十分关注医生的个人教育发展。


“体制内”新平台


作为国内首个体制内医生集团——“大家医联”的创始人,孙宏涛对于医生创业,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孙宏涛说,医疗行业尤其注重经验、资源的积累,如果一个年轻医生不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贸然走出体制创业,会非常艰辛。


所以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对普通医生而言,除了辞职“裸泳”,在体制内寻找机会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体制内的医生集团是孙宏涛探索医生创业发展的一种新路径,既可以不让医生跳脱出体制之外失去难得的保障,又可以为医生提供一个发展空间


孙宏涛把它理解为“共享经济”之下的共享医疗平台。

“这是一种新的人才组织形式,创建类似于一种行业协会或者是现有的体系之外的一个新的路径,为体制内医生提供了一个出口、一个解决方案。”孙宏涛说。


医生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可以通过医生集团搭建的平台,面向社会基层提供技术、诊疗服务;开展远程会诊,回答问题、咨询,进行心电图远程诊断。不仅下沉医疗资源提升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也使医生自身获得更多的机会。


孙宏涛说,在平台上推行一对一导师制,让集团内青年医生成为导师,通过对基层医生的帮、扶、教,自身也获得更快成长。“三甲医院医生熬资历现象比较严重,通过这样的平台,对年轻医生的成长会更有效。”


此外,体制内医生集团还可以帮助年轻医生申请课题,年轻医生在现有体系之外,获得了新的机会;与海外顶尖医学院合作,派出医生出国学习,并面向基层年轻医生开展网上培训微课堂。


孙宏涛说,年轻医生可以在体制内获得更好的上升空间、教育机会,“应该好好打磨自己,不要轻易放弃。”


“平台型”医院构想


无论是留在体制内还是走向体制外,不可否认的是,越来越多的医生正在走出“安全地带”,尝试更加多元化的选择。


如今中国医改如火如荼,分级诊疗逐步推开、“以药养医”机制破除、智慧医院大力发展……医疗服务模式正在迎来变革,医生个人发展也将迎来新的机遇。


广东省卫计委原副主任廖新波认为,在医改深入推进的当下,建立平台型医院是发展的趋势,而在这个过程中,医生、医院的角色都会发生转变,医生的价值将会凸显。


廖新波介绍,平台型医院是以医生为核心,以患者为中心的多学科、多场景、多任务协同的工作平台;通过高科技技术协助完成工作平台建设,其核心是数据,从数据的采集到应用,基于统一的数据中心,形成智能化的环境。此外平台型医院是以价值为导向,以医生满意度为目标的管理平台,进而实现患者满意度。

“平台型医院需要搭建符合医学规律和医生价值观的医院管理及服务平台,建立尊重医学价值、尊重并帮助医生实现其价值的分享机制,打造能够激励医生贡献才能,并不断提升其能力和价值的发展环境。”廖新波说。


“医生与医院更多的是一种互利的协作关系。”廖新波谈到,门诊服务可以由私人诊所提供,复杂的检查仪器和手术设备在医院进行,有需要时,医生就会推荐其到协作医院检查或手术。


作为一个平台,医院可以通过向病人提供仪器、结果分析服务等收取费用,或者收取医生的手术场地和设备使用费。


对于医生和平台型医院之间的利益问题,廖新波说,绝大多数医生和医院都是向病人的保险公司收取费用,除了疑难杂症需要特殊医院的特殊设备外,通常医生向患者推荐医院都是本着就近原则,“因此也很少有所谓医生和医院的‘黑幕’。”


在廖新波看来,在平台型医院之下,医生将成为医疗服务推动者、责任人、品牌缔造者、法则守护者,真正成为整个医疗体系的核心,实现医生的自我价值。


(本文系健康界原创,转载需授权。商务咨询:010—82736610—8877)

更多新闻

医生集团:一个市场化程度高的专业市场,缘何不强?

廖新波:“准入”是医疗资源下沉的第一道坎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众说↓↓↓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