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她之后,世间再无林黛玉

最近一部《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刷爆朋友圈。


一群十来岁的小孩子,个个是戏精,演绎的惟妙惟肖。


里面的“小林黛玉”更是被赞成“三十年后,林妹妹的再现。”



林黛玉可以被很多人饰演,但是她只有一个。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 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她的林黛玉柔弱凄美。



初入贾府,她谨慎小心,生怕走错了一步,多看了一眼。


“天下真有这样的标致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



她拘谨安静的坐在百般疼爱自己的贾母身边,与周围热闹活泼的姐妹们判若两世。


一个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小女子在她的一颦一笑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之后的七年中,“宝黛”便是我们成了我们青涩情感的代名词。


可惜,最后化作一声轻叹一滴泪。



在当时剧组选演员时,只有两个人是奔着两个角色去的,邓婕奔的“凤姐”。


陈晓旭奔着“林黛玉”,她更是自信自荐:我就是林黛玉。



与书中傲骨清风的林妹妹颇有几分相似。



她更是拿出自己14岁发表的一首小诗和自己的照片,作为凭证。





《我是一朵柳絮》

我是一朵柳絮,

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

因为父母过早地把我遗弃,

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


“潇湘妃子”才华横溢,她的《咏菊》风流别致,诗如其人。


负责遴选报名信件的王贵娥对她的印象是:乖巧单纯,诗人气质。



林黛玉冰雪聪明,“宝玉”欧阳奋强说捉弄姐妹们的小把戏,多半都是陈晓旭教的。



林妹妹外表柔弱,内心高傲倔强。


陈晓旭小时候上学,有小男生拿小石子砸她,她不理继续走,小男孩也感到奇怪,到底有没有砸上?


回家一看都出血了,从小就那么要强有定性:“我没反应,看你还打不打。”



大一点的时候练杂技,因为爱美不愿意蹬缸,团长不同意,结果四个人把缸抬上去,她一蹬就往远了踹,大家捡回来再放她再踹。


后来大伙都说“晓旭蹬缸,人心惶惶”,团长拗不过她,让她做了报幕员。




态生两靥之愁  娇袭一身之病


林黛玉总是轻锁愁眉,有流不尽的伤心泪。


多愁善感,悲秋葬花。



将一生的泪水都还给前世的“神瑛侍者”。



陈晓旭出生在清晨秋季的清晨,母亲在十月怀胎时曾梦到一位白发老人对她说:你会得一个女儿,你要给她起名「棻」。


这是一种带有香味的木头,与林黛玉的“绛珠仙草”,冥冥中有着某种姻缘。



闲静时如姣花照水  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新版红楼的选秀分组组长李志新曾说:“宝钗”要比“黛玉”好找得多。


因为现在有古典气质的女孩子很难找得到。



林黛玉不是最美的,不管是在众姐妹中,还是在当今,她都算不上出众。


但她身上的古典气息,却是所有姑娘都不能及的。



像是文墨檀香熏透了,古琴竹简浸透了,才能造出这样的东方古典美人。



想心事的思绪重重▼


看情郎的含情脉脉▼


她的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她的浅浅酒窝,难得欢喜▼


别了陈晓旭  再无林黛玉


她的林黛玉让人看的如痴如醉,甚至相信“真有来世”。



陈晓旭离了林妹妹一角,不管是在生活里,还是再演什么角色。


都像林黛玉穿越记。



不是陈晓旭演的林黛玉,而是林黛玉演的陈晓旭。


最终,林黛玉含泪离去,陈晓旭也离了红尘,别了人世。



她将真实的自己留在了人们的心里,然后安静的离开。


步履款款,轻柔如仙。



人们会记住三生石畔,那株不是凡物的绛珠仙草。


还有那个潇湘馆中,惊为天人的林黛玉——


陈晓旭。


商务合作:951465902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