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为什么这么「恨」刘姥姥?

回复「揭秘」,看欲罢不能,闻所未闻的野史奇谈



(图)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中的林黛玉,陈晓旭(饰)


当日,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的时候,林黛玉先是说刘姥姥“如今才一牛耳”,后面又说“昨儿‘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起个名字,就叫作《携蝗大嚼图》。”许多研究红楼梦的人,特别是黛玉的粉丝们,对黛玉如此不遗余力地埋汰刘姥姥感到非常困惑和不解,许多人为了给黛玉洗白,还找了许多牵强附会的理由,基本都站不住脚,连他们自己都不信。其实,要解释这个事情,根本就没那么复杂。想弄明白原委的,就先跟我一起分享几则红楼梦中的小段子吧。


诸位,读红楼梦有没有发现,这贾府之中,可是有许多的段子手。讲起冷笑话来也是各有千秋啊。


通常,红楼梦中人物见面有两种形式的开场白。一种是:妹妹最近吃什么药?以吃药开场,打开尴尬局面;一种就是您从外面来,一定知道许多新奇好玩的故事吧。快来讲给我们大家听听。以讲笑话说段子开场,拉近彼此的距离。



所以我们看,红楼梦梦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或多或少都会讲一些故事呢。


就拿贾府中最不苟言笑的贾政、贾赦两位老爷来说,也都说过笑话。


贾政说了一个是喝酒之后舔老婆洗脚水的笑话。说实话,这段子,一点都不好笑,还有点恶心。可贾母人家就没嫌弃,还笑着说,“既这样,快叫人取烧酒来,别叫你们受累。”毕竟是老江湖,自己让儿子讲的笑话,再恶心也要含着泪听完啊。


紧接着,赦老爷爷讲了一个笑话。他讲了一个母亲把心长到肋条里的故事。然后说,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这次大家都笑了,贾母是吃了半杯茶,半日才笑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图)87版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大家看,每个人的故事可都是含沙射影,意有所指啊。


当然,要说讲段子,我是最服王熙凤了。那才是真正的段子手,我看可以给她起一个雅号,就叫冷笑话王。


先说说王熙凤讲的最冷的一个笑话。“一家子也是过正月半,合家赏灯吃酒,真真的热闹非常,祖婆婆,太婆婆,婆婆,媳妇,孙子媳妇,重孙子媳妇,亲孙子,侄孙子,重孙子,灰孙子,滴滴搭搭的孙子,孙女儿,外孙女儿,姨表孙女儿,姑表孙女儿,……嗳哟哟,真好热闹!”然后大家“提心吊胆”(因为都怕她最后拿自己找乐)地等着往下说。凤姐儿想了一想,笑道:“底下就团团的坐了一屋子,吃了一夜酒就散了。”哇,这是个什么笑话?太高冷范了吧。


这第一个笑话说完了。大家听得一头雾水的。凤姐就当没这回事。接着,她说她的第二个笑话了。“再说一个过正月半的。几个人抬着个房子大的炮仗往城外放去,引了上万的人跟着瞧去。有一个性急的人等不得,便偷着拿香点着了。只听‘噗哧’一声,众人哄然一笑都散了。这抬炮仗的人抱怨卖炮仗的扞的不结实,没等放就散了。”湘云道:“难道他本人没听见响?”凤姐儿道:“这本人原是聋子。”这个笑话倒是有笑点了,可是细想想,就更冷了。


贾府中,贾宝玉是一个听故事最认真的人。简直听风就是雨。一次听说林妹妹要回扬州城,他发起疯来就又开始砸那块玉。要说,贾宝玉很少讲笑话。可还真讲过一个。而且是专门讲给林黛玉听的。


故事说的是,“林子洞里有群耗子精,老耗子升座议事如何过腊八,洞中果品短少须得趁此打劫些,各处察访惟有山下庙里果米最多,有红枣,有栗子,还有花生菱角和香芋。一个耗子去偷米,一个耗子去偷豆。大小耗子点名领令各自去,只剩了香芋一种谁去偷。一个小耗应声我去偷香芋,他摇身一变竟变了一个标致美貌俏佳人。众耗忙笑道:变错了,变错了。原说变香芋,如何变出小姐来?小耗子现形笑道:我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



(图)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左)和贾宝玉(右)


宝玉的这个故事纯粹是调侃林黛玉的。而且还把林黛玉比作是耗子变的。可是林黛玉也没有恼。于是,我们回过头想,刘姥姥如何得罪了林黛玉了呢?其实啊,还是讲故事。


刘姥姥见贾母的时候,贾母一见面就说,老亲家,你从农村来,一定有许多的好故事,快来说一个让大家乐呵乐呵。


于是,刘姥姥就讲了一个故事。“我们村庄上种地种菜,每年每日,春夏秋冬,风里雨里,那有个坐着的空儿,天天都是在那地头子上作歇马凉亭,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不见呢。就像去年冬天,接连下了几天雪,地下压了三四尺深。我那日起的早,还没出房门,只听外头柴草响。我想着必定是有人偷柴草来了。我爬着窗户眼儿一瞧,却不是我们村庄上的人。”贾母道:“必定是过路的客人们冷了,见现成的柴,抽些烤火去也是有的。”刘姥姥笑道:“也并不是客人,所以说来奇怪。老寿星当个什么人?原来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梳着溜油光的头,穿着大红袄儿,白绫裙子——”


这个故事说到这里,贾府就突然着火了。火势也不大,很快就控制住了。贾母回来的时候,就不让这个故事继续说下去了。可贾宝玉还想继续听啊。因此后面他一直想着这事,并引来了林黛玉的揶揄。


我们仔细看这段叙述。林黛玉忙笑道:“咱们雪下吟诗?依我说,还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抽柴,还更有趣儿呢。”说着,宝钗等都笑了。宝玉瞅了他一眼,也不答话。


这段话,林黛玉用了一个词“雪下抽柴”,然后宝钗是笑了。可是宝玉瞅了她一眼,并没有答话。


我们先说说这个故事的“雪下抽柴”是什么意思。


江南好大雪。在红楼梦中出现的雪,必定是代表薛家,此处的雪是薛宝钗无疑的。那么柴呢?柴乃林中枯木,所以此处的柴恰恰是代表着林黛玉。这个雪下抽柴的场景,是不是很像“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呢。雪,是天上无根之水;柴,是林中离本之木。这“雪”与“林”本来是相互缠绕交融,雪在外,林在内,本来未来的事情走向还没有脉络,可刘姥姥这个雪下抽柴的故事,恰恰是给出了一种“雪”“林”二人的结局。最终是柴被抽走了,那么谁剩到最后了呢,当然是雪了。



(图)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中的薛宝钗,张莉(饰)


单就这个故事来说,虽然,林黛玉与薛宝钗未必都想透彻了,但与故事的心境暗合是必定有的。所以薛宝钗是笑的,而林黛玉心中却是非常不喜。至于宝玉呢,则没有答话。没有答话,就是说了话,他心中也不喜。所以,他才会去一而再、再而三地追问刘姥姥,是希望事情能证得一个明白。正如,宝玉听了宝钗那首《寄生草》中“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后,写出: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他在找一个立足境,是谁的立足境呢?是他自己的立足境吗?也是,也不是。但一定是找黛玉的立足境。黛玉有立足境,他就有;黛玉没有立足境,他也没有。所以,他听到这个“雪下抽柴”的故事后,心中顿觉感伤。因为,他不知道,这离了树林的枯木,命运在哪里?真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吗?所以真正无立足境的,竟然就是黛玉。而恰恰是黛玉补写宝玉的这首偈子,说了“无立足境,方为干净”,有许多红学家认为这八个字,是整本红楼梦的“书眼”,我看这个说法并不为过。


也正因刘姥姥这看似如此漫不经心的一个故事,把个林黛玉、薛宝钗、贾宝玉的命运关系如抽丝剥茧般呈现出来,呈现得如此之残忍。生死茫茫,寂寞林何境立足?红尘滚滚,痴宝玉束手无策?时光匆匆,晶莹雪能撑几何?


这就是“雪下抽柴”故事真正的含义。所以,再看林黛玉说刘姥姥“昔日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昨儿‘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这样的话,是觉得她言语尖酸刻薄呢?还是为她无立足境的命运唏嘘不已呢。


*作者:风林秀,鱼羊秘史签约作者。一个诗意地栖息在历史与文学名著时空中不能自拔的写手。以国学为衣,以神话为马,与云之君兮为友,与日月相伴,赏天地大美,混一世逍遥。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