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赴戎机!大二软妹子参军远赴非洲,获联合国维和部队最高荣耀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今年中秋节,在南苏丹维和步兵营,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授予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朱巴)维和步兵营全体官兵“和平荣誉勋章”,以表彰他们过去一年在维护南苏丹和平事业中所作的贡献。


这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最高荣耀。


张钦是维和步兵营中普通一员,大二那年,她通过体检、政审等层层选拔,收到入伍通知书。此前,她就读于成都大学2012级广播电视学专业。


她精通精度射击、应用射击、线头接续、攀登固定等多种军事技能,学习并掌握了英语、阿拉伯语、日语等多国语言。


张钦


作为维和女兵,张钦姿态笔直地站在授勋队伍中,她觉得长这么大,这是最骄傲的一次升国旗唱国歌,“可带劲儿了。”


距离中国一万多公里以外,战乱不断的南苏丹被联合国评估为全球最危险、最动荡的国家之一。在这里,枪声中入睡、炮声中惊醒是常事。


张钦很少和家人聊到这些,这个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的姑娘,更喜欢在每周视频时,向爸妈讲述异域奇景:


这里的夜晚,星空会特别明亮,小朋友的头发常常是软软的自然卷;


走进难民营,所有人都会对中国军人竖起大拇指,说着“China good ”“good China”。


1


那个梦

大二参军入伍

“划不划算我自己说了算”


张钦在进行刺杀训练。


“我要当兵!”张列刚第一次听见女儿说要参军时,只是笑了笑。彼时,才刚读高中的张钦,爱笑爱闹,班级活动中被起哄表演节目,她顺了顺刘海,大大方方走上讲台唱首喜欢的歌。


“觉得小孩嘛,一天一个想法,哪知道娃儿真的这么坚持。”父亲眼中的想不到,早就有迹可循。张钦的高中是在少年军校中度过,绿色军营在小姑娘心中播撒下的种子,随着年岁成长,愈发迫不及待地想要破土而出。


读大学前,张钦最大的挫折,就是高考后没能如愿进入军校。“还是想要折腾呀。”进入成都大学后,张钦开始报名应征入伍。


大二那年,她如愿以偿,通过体检、政审等层层选拔,收到入伍通知书。


参军的消息“炸”出一堆疑问和问候,那时,她听得最多的就是类似“军队太苦不适合女生”“好好的书不读,跑去当兵不划算。”


“划不划算,当然我自己说了算!”


2


进军营

一切从头练起

别人失败,不是自己放弃的理由


10月4日,张钦在南苏丹被授予“和平荣誉勋章”。


紧紧握住梦想,之后呢?


“付出。”


剪短头发,收好漂亮衣服。如愿进入军队的张钦,只用了6个月,就从通信执勤站战士到师预提指挥士官集训队。正是在集训期间,她遇到第一个坎——应用射击。


训练中,应用射击对于单兵综合素质要求高。需要根据地形地物变化,随时选择射击姿势,还要依据目标远近,调整射击距离、校正弹道。张钦之前,不少女兵都“折翼”于此。


别人失败,不是自己放弃的理由。接下来的4个多月里,每天早上5点,蒙蒙亮的天色中,张钦最早出现在训练场。


快速跃进、卧倒匍匐,简单机械地重复中进行着细微调整,为练习卧姿、跪姿、立姿的瞄准,她在枪口挂上头盔或者水壶,一瞄就是几个小时。


终于,拿笔的手有了老茧,年轻的身体习惯了淤青,应用射击科目考核中一举夺魁,成为对张钦最好的礼物。集训结束后,她成为新兵班班长。


挑战随时都在。为参加中部战区的通讯专业比武,张钦从头学习通信有线专业。刚开始学习线头接续时,手就被冻僵的背负线捋破了。


天气寒冷,瘦小的手握不住钳子。


为节约时间,她把另一个钳子衔在嘴里;为提高速度,简简单单一个结每天要打上千个……一场训练下来,手上被线芯扎得到处是血,最多的时候一只手贴了7个创可贴,到最后手指都皲裂。


“后来,我们夺得集团军第一名,还作为代表在决赛中获得有线专业线头接续项目第二名。”谈及此,张钦依然难掩自豪。


3


去维和

战乱中淬炼成钢

武力震慑持枪者 乖乖交出武器


12月4日晚上9时许,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朱巴)维和步兵营首批120名官兵从河南新郑国际机场乘坐联合国包机飞赴任务区。


对于2011年7月才从苏丹独立出来的南苏丹而言,独立曙光没有带来和平。


旷日持久的内战困扰中,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之间屡屡爆发冲突。战乱频频的灾难下,联合国授权成立联合国驻南苏丹特别代表团(简称联南苏团)派驻联合国维和部队。


中国多年前便向该地区派驻联合国维和工兵分队和医疗分队。2016年7月,南苏丹正冲突不断,维和官兵所在的任务区更是饱受战火波及,李磊、杨树朋两名烈士就在当地武装冲突中为保护平民而不幸牺牲。


就在当年8月,得知单位要抽调人员组建第三批维和步兵营,赴遥远的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刚刚结束比武的张钦主动找到指导员,递上申请书,报名参加维和。


“这个世界有很多地方并不和平,总要有人站出来。”张钦如是劝说父母。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2016年12月,经过近20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张钦到达南苏丹首都朱巴。从飞机上向下看,尼罗河水滋养下的城市,仍旧宛若营养不良的“稚子”,连绵不绝的平原上,零落着茅草房和水泥建筑。


联合国发布的信息显示,南苏丹是目前全球最危险、最艰苦的维和任务区之一。在朱巴街头,每隔几十米就能看见持枪的武装人员或架着机枪的皮卡。


“距离危险最近的一次,枪就对着我们。”张钦提及,一次外出执行任务时,几名持枪人员迎面走来,执意闯入武器禁区。


“按照联合国要求,武器禁区内禁止携带武器进入。”一面对持枪人员进行喊话,张钦和战友一面依据有利地形对其实施合围。然而,持枪人员并不轻易妥协,甚至直言要硬闯进去。


必须制止!持枪人员一旦蛮横闯入,将会带来一系列负面效应。不仅会削弱联合国在当地的影响力,还会造成中国维和部队捍卫平民安全能力不足的恶劣影响。紧急情况下,张钦和战友果断对其进行武力震慑,最终,持枪人员乖乖交出了武器。


“没时间紧张,真的,这就是我们维和军人的日常。”


4


希望在

战争的痕迹随处可见

朱巴街头 令人欣慰的热闹场景


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主要担负保护平民、警戒护卫、城区巡逻和长巡护卫等任务。


在中秋的授勋仪式上,联南苏团副特别代表舒马赫高度赞赏中国对联合国维和事业的支持,充分肯定中国维和官兵的奉献和专业精神。


舒马赫特别对中国维和部队中的女性官兵在南苏丹和平事业中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张钦很自豪,自己是其中一员。在中国维和部队中,女兵和男兵要承担的任务并没有区别,在UNHouse营区外围武器禁区巡逻、外宾接待、对外文化交流、妇女儿童权益保护,还执行过警戒护卫、难民营武器搜查等任务。


维和一年,中国的维和部队时常进入难民营提供帮助。热带的阳光炽烈,难民营里,窝棚多是用类似防水布简易拼接搭建,居民们衣着褴褛。


因医疗条件的缺乏,当地人的伤口常裸露在外,沾满灰尘。瘦弱的孩子,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跟在部队后面,索要食物和水。


每次遇到难民,孩子们就会围上来,站在女兵身后,怯生生地帮着这些大姐姐梳头发擦汗。


在这里,一个矿泉水瓶会成为小朋友最喜欢的玩具,当做足球踢一下午,当巡逻车开过,他们会追着车不断喊“China”。


六一儿童节,张钦和战友们一起,给当地村里的小孩送礼物,孩子们高兴得又跳又笑;还有与难民营联谊、与朱巴大学举办文化交流活动,所有人都对这群中国维和军人竖起大拇指,说“China good”。


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官兵与当地居民在一起。


如今,张钦已经习惯每次穿鞋前先抖一抖,将或许藏在其中的蚊虫蛇蝎清理掉。她能够穿着厚厚的防弹衣一跑就是几公里,还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装备的穿戴。


在朋友圈里,她也会为当地的高物价吐槽,“30块钱一块的雪糕,一下子就吃完了,简直肉疼。”


心疼之后,也有开心,在她看来,虽然当地战乱还没有结束,战争的痕迹随处可见,但是朱巴街头已经出现了令人欣慰的热闹场景,商店开门营业,路上行人也多了。“看着那些小孩子,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希望他们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呀。”


祝福陌生人,也在期待自己的未来。张钦说,一期士官满期后,她可能会退伍,然后想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


日记本上,她用真诚的文字写道,“这段军旅路,是我人生中最别样的风景。我的梦想已经完成了一半,也是这段路使我明白,一件自己喜欢的事,亲自去经历它与把它当成梦想的感受是天差地别的。


我学会了坚持,勇敢,拼搏,磨炼了自己的性格,学会独立,有担当。剩下的一半,我会不忘初心,一如既往地走完它。”

来源:综合《华西都市报》、中部战区微信(ID:jfjbbjjq)等报道。


监制:李代祥

编辑:关开亮、李永锡

实习生:李超然

为维和战士点赞!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