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伊德利卜省战事再起,土耳其将发起大规模军事干预?

据媒体报道,按照先前与伊朗和俄罗斯达成的协议,土耳其部队正在跨越土叙边境,从北部地区的伊德利卜进入叙利亚。这支部队包括12辆装甲车和80名士兵,土耳其称其目的是在伊德利卜建立一个冲突缓和区,这正是土耳其与伊朗和俄罗斯协议的一部分。


时间线


早在8月初,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声称准备再次出兵叙利亚,他表示“这场军事行动可能会是“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的一个后续,也有可能是一个全新的作战计划”。


该声明刚一发布就在国际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媒体对军事行动的目标、方案作出了各种详细的预测,然而过了一个多月,土耳其政府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这让不少分析人士大惑不解。


土军挺进叙利亚,图片来源:AFP


有一种说法称,土耳其在采取军事行动前必须与俄罗斯、伊朗达成协议,保证军事行动不会针对叙利亚政府军;除此之外,土耳其还要试图与俄罗斯就“如何对待叙利亚民主军(Syrian Democratic Forces)”的问题上达成妥协。叙利亚局势涉及多边利益,土耳其出兵需要顾及到周边国家的态度,这就大大掣肘了其发动军事行动过程中的战略选择。


不过,埃尔多安政府最终还是采取了行动。


10月8日,土耳其支持的反对派武装在伊德利卜省(Idlib Governerate)发动了战事。其中努雷丁?赞吉旅(Nuredddin Zengi Tugay?)与费拉克.沙姆组织(Feylak el ?am)两个武装团体参与了协同土耳其侦查部队的军事行动。


10月12日,土耳其军队正式进入叙利亚,据土耳其《自由报》报道,包括特种部队在内的100名土耳其士兵与30辆装甲车进入了伊德利卜省。


13日,土耳其武装部队(Türk Silahl? Kuvvetleri,简称TSK)发布官方声明称:“为保障阿斯塔纳和谈框架下停火协议的顺利实施,土耳其部队已开始在 ’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 执行任务”,同日,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SOHR)称又有一批新的土耳其车队增援伊德利卜省。


14日,叙利亚政府要求土耳其军队迅速、无条件地撤军,并表示土耳其军队进入叙利亚完全不在阿斯塔纳和谈的协议框架范围之内,公开反驳了土耳其武装部队之前做出的声明。俄罗斯和伊朗迄今为止还没有做出任何表态。


背景


2016年8月14日,土耳其发起了代号为“幼发拉底河之盾”的军事行动,其主要目标是清除土叙边境附近的恐怖组织,军事行动在东起幼发拉底河,西至阿扎兹(Azaz),北沿土叙边境,南抵巴卜(al-Bab)的范围内展开,土耳其武装部队联合其扶植的反对派武装,迅速攻占了“伊斯兰国”(IS)组织控制下的杰拉布鲁斯(Jarablus),随后又南下巴卜,逐步将“伊斯兰国”武装驱逐出土叙边境地区,为叙利亚境内的反恐战争做出了很大贡献。


土耳其“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图片来源:BBC


然而,土耳其军队在打击IS的同时,也多次攻击抵抗IS的另一主力——人民保卫部队(简称YPG,主要由库尔德人组成),并从土耳其境内不断对库尔德人控制的罗贾瓦地区展开炮击。因此,土耳其军事行动的意义和性质在国际社会上褒贬不一、争论很大。


今年3月29日,土耳其官方宣布“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成功结束,土耳其通过该军事行动占领了约2000平方千米的土地,包括230个定居点,将土耳其扶植的“自由叙利亚军”的领土范围扩张到了2225平方千米。



3月30日,土耳其将扶植的反对派组织成立了“叙利亚国民军”(Syrian National Army)。“叙利亚国民军”的主要任务是打着反对派的旗号,对抗叙利亚政府军、IS和以人民保卫部队为核心的叙利亚民主军,捍卫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利益,并驻守土耳其在军事行动后设立的“安全区域”(Güvenli B?lge)。


这支原本一盘散沙的土耳其傀儡部队成功地完成了这些任务。一周以前土耳其宣布进军伊德利卜省后,“叙利亚国民军”更是担当起了土耳其的先锋队,成为新一轮军事行动中的实际主力。


伊德利卜省当前局势


伊德利卜省是目前叙利亚全境内唯一一个完全在政府军控制之外的省份,现主要为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 al-Sham,简称HTS)所控制,该组织的核心组成部分正是前“基地”组织分支努斯拉阵线(Al-Nusra Front,现改名Jabhat Fateh al-Sham,并于2016年7月宣布脱离“基地”组织)。2015年,努斯拉阵线与自由沙姆人伊斯兰运动(Ahrar al-Sham,以下简称沙姆人运动)结成联盟,共同占领了伊德利卜省。


努斯拉阵线与沙姆人运动属于萨拉菲主义,其政治理想多有相似之处——都认同战后要在叙利亚建立一个以沙里亚法为主宰的伊斯兰国家,并坚决不与叙利亚政府妥协等等。


尽管政治目标基本一致,两者在行为方式上却有很大分歧。


相比而言,努斯拉阵线的行为模式要更加极端,也更加排斥外部势力的干涉。沙姆人运动则积极支持阿斯塔纳和谈,与另一反对派势力“自由叙利亚军”展开合作,乃至与土耳其建立友好关系,在“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中配合土耳其军队的作战。这种“异端”行为彻底激怒了努斯拉阵线,为双方合作关系的破裂埋下了伏笔。当然,矛盾的根源还是利益冲突,也就是争夺伊德利卜省的主要控制权。


截止2017年4月的伊德利卜形势,图片来源:半岛电视台


今年9月份,两个派别再次爆发冲突,沙姆人运动在战争中被击败,被迫撤往伊德利卜省南部靠近哈马省的边境地区,其6个下属组织也随之宣布叛变,加入沙姆解放组织。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SOHR)表示,以努斯拉阵线为核心的沙姆解放组织目前已控制伊德利卜省70%的地区。


土耳其政府对战争结果反应强烈,威胁要向沙姆解放组织发起报复行动,然而在此次军事行动中,观察者却发现土耳其武装部队与沙姆解放组织在伊德利卜省完全没有冲突的迹象,相反,媒体报道显示,双方派出代表在伊德利卜省展开了一次非正式的和谈。这使得很多评论家大惑不解。


土耳其为出兵伊德利卜省做足了准备,颇有要与沙姆解放组织决一死战的趋向,声势如此之大,到了伊德利卜之后,却又偃旗息鼓,乃至与沙姆解放组织进行和谈,其背后的动机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背后动机


那么,土耳其此次出兵,其主要目的究竟是什么呢?笔者以为,此次军事行动是土耳其长期战略布局的一部分。


其出兵的目的有三:


第一是为了在叙利亚政府军出兵之前尽早占领伊德利卜省这个战略要地,在叙利亚北部获得一个落脚点,使之成为自己扶植的反对派的大本营;


第二是为下一步打击阿夫林(Afrin)地区的库尔德武装做好准备;


第三则是为了利用阿斯塔纳和谈的谈判成果来攫取实际利益,并借机测试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对土耳其立场的宽容度,以此来决定日后双方发生重大利益冲突时土耳其要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关于土耳其要达成的第一个目标,可以理解为伊德利卜省是土耳其在叙利亚局势中一个重要的筹码。从2015年9月俄罗斯出兵干预叙利亚内战以来,叙利亚政府军扭转了战局的颓势,逐渐收复了之前为反对派所占据的领土,尤其是去年12月份,政府军攻克了反对派控制的最后一个重要堡垒——阿勒颇城区,可以说是在战争中夺取了绝对主动权。


伊德利卜省一方面是叙利亚全境内唯一一个完全在政府军控制之外的省份,另一方面又掌握在国际公认的极端组织努斯拉阵线的手中,这正好给土耳其提供了政治机遇。


若是土耳其部队能赶在政府军之前进驻该地,就能给自己提供一个在叙利亚稳定的据点,日后还可以借此与叙利亚政府进行讨价还价,换取其他政治或经济利益,这么好的机会土耳其当然要尽早把握。


但为了降低自身损失,土耳其倒也不想马上和努斯拉阵线兵戎相见,而是选择借助其扶植的反对派势力蚕食伊德利卜省的领土,自己则是先派一小部分军队进入伊德利卜省再说。这也部分解释了土耳其在本次军事行动中自相矛盾的行为。


土耳其要达成的第二个目标,即乘势打击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可能是其此次出兵最关键的因素所在。当然,土耳其官方声明也宣称了军事行动的目的是防止叙利亚北部出现一个“极端组织走廊”,土耳其眼中的“极端组织”,既包括国际上公认的“伊斯兰国”、努斯拉阵线等极端宗教团体,也包括目前控制阿夫林(Afrin)的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部队(YPG)。


阻止恐怖主义扩散是各国都希望达成的目标,土耳其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可谓是“出师有名”,至于它要打击的是哪一个“恐怖组织”,关心的人可能就不多了。


那么,土耳其提到的这个“极端组织走廊”究竟是什么呢?


简单的说,土耳其政府是要防备库尔德武装在叙利亚北部连成一片。目前,库尔德人控制的“北叙利亚民主联盟”(即罗贾瓦区)已经获得了事实上的自治权,库尔德人将其控制的区域划分成了阿夫林(Afrin)、科巴尼(Kobani)、贾兹拉(Jazira)和沙赫巴(Shahba)四个行政区,然而,其控制区域被土耳其扶植的反对派从中间拦腰截断(也就是在“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中土耳其占领的那一部分)。这导致西部的阿夫林行政区和其他三个行政区无法进行直接联系,处于被封锁的状态之中。


图片来源:Kurdistan 24


土耳其宣称要防范“极端组织走廊”,其实就是要防范库尔德武装打破阿夫林地区的封锁和孤立局面,将阿夫林与科巴尼两个地区联系起来。而一旦土耳其扶植的反对派武装占领伊德利卜省,土耳其部队就能以之为据点,随时 向阿夫林地区发起进攻。


当然,土耳其政府也知道,阿夫林地区自从1980年代就是库尔德政治势力的重要据点,库尔德人占该地区人口的绝大多数,而且已经发展出非常完善的政治、经济和防卫体系。如果土耳其军队入侵阿夫林,则必将会遭到当地军民的誓死抵抗。


除此之外,俄罗斯、叙利亚政府都不会坐视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这么心安理得地“开疆拓土”,本来于别国土地上动用武力在道义上就不占优势,一旦俄、叙出面干涉,土耳其除了撤军恐怕别无其他选择。


何况以库尔德武装为核心的叙利亚民主军在抗击IS的战斗中节节胜利,士气大振,又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土耳其是断乎不敢贸然出兵的。因此,土耳其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先控制伊德利卜省作为一个据点,等时机成熟了日后再进攻阿夫林不迟。


土耳其出兵的第三个目的就是发挥在阿斯塔纳和谈中取得的成果,并试探俄罗斯的态度。阿斯塔纳和谈是论及此次土耳其出兵时不可回避的一个背景。


在9月份举行的最近一次和谈中,俄、土、伊朗三国达成协议,在伊德利卜省建立“冲突降级区”(De-escalation Zone),协议达成后,政府军和反对派将暂停在该地区的相互攻击。


在协议框架下,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将成为“担保国”,为监督各方停火,三国将各派出500名观察员驻守,并在伊德利卜省设立14个管控站点,这就给土耳其向叙利亚派遣部队提供了合法的理由。


10月7日—8日,土耳其就在协议框架下向伊德利卜省派出了第一批观察部队,派出这批观察部队的实际目的则是向土耳其操纵的反对派发出信号,土耳其“观察部队”与各反对派别相互配合,为接下来出兵做足了准备。


俄土伊在叙利亚问题上达成协议


土耳其此次以“将阿斯塔纳和谈成果付诸实施”为名,为其军事行动提供了看似完全合理的解释,俄罗斯对此又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理论上,俄罗斯作为叙利亚政权最大的支持者,应该大力反对土耳其部队侵入叙利亚境内的军事行动;但土耳其部队进入的毕竟是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控制的伊德利卜省,而且出兵好像又在阿斯塔纳和谈的框架范围内,并无太多可指摘之处。


此外,土耳其总统甚至呼吁俄罗斯与之进行协调行动,俄罗斯发动空袭,占领伊德利卜省外围郊区;土耳其派出陆地部队,占领伊德利卜城区。


虽然该提议并没有什么可实施性,但如此一来,俄罗斯就更不好直接攻击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了。从俄罗斯的角度出发,至关重要的是阿萨德政权能得以存续下去。他们没有理由关心叙利亚库尔德人自治运动的成败,对他们来说最理想的局面是政府军击败库尔德武装,控制叙利亚全境。


如有可能,他们反而希望利用土耳其对于库尔德政治运动的恐惧,让他们协助叙利亚政府军打击库尔德武装,以方便未来阿萨德政权进行清除库尔德武装势力、收复叙利亚北方全部领土的军事行动。与叙利亚政府军合作对土耳其而言自然就意味着要背叛、牺牲他们长期扶植的反对派武装。


这种局面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土耳其现在介入叙利亚内战的首要目标就是要遏制库尔德人的政治势力,防止土、叙两国的库尔德政治运动相互勾连;而阿萨德政权是否下台相比于库尔德问题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反对派内部四分五裂,作战能力极度匮乏,指望他们掌控叙利亚局面,承担打击库尔德武装的主力显然是没有什么希望的。假设土耳其面临“扶植反对派” 和“消灭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武装势力”二者只能选其一 的局面,土耳其政府选择后者的可能性归根到底还是要大一些。


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


从某种意义上说,阿斯塔纳和谈已经成为结束叙利亚内战的最大希望。尽管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方在叙利亚的利益取向千差万别,对叙利亚未来的设计构想也各有不同,但他们就是结成了“最不可能的同盟”,取得了日内瓦会议商讨了几年都没有取得的成就,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观”。


今年3月,俄、土、伊三方达成协议,将在叙利亚建立四个“冲突降级区”(De-escalation Zone),这四个“冲突降级区”分别为:


1、反对派“南方阵线”(Southern Front,该组织受到美国、约旦等国的大力支持)控制的达拉省(Daraa Governorate)部分地区,该地区主要位于约旦和叙利亚的边界附近。


2、霍姆斯省北部反对派控制的地区


3、大马士革东北城郊的 东古塔地区(Eastern Ghouta,目前该地区主要由反对派武装Jaysh al-Islam控制)。


4、伊德利卜省全境与周边哈马省、拉塔基亚省和阿勒颇省的部分地区,该地区情况最为复杂,反对派也最为集中,目前主要为沙姆解放组织与沙姆人运动所控制。


叙利亚降级区,图片来源:半岛电视台


在3月份举行的阿斯塔纳会谈中,俄、土、伊朗三方约定,若“冲突降级区”协议达成,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将立即停火。但协议对阿斯塔纳和谈范围之外的各恐怖组织并不生效,这就意味着政府军与反对派都可以利用这个时机,来清除四个地区的恐怖组织,趁机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


设立“冲突降级区”的目的正是要让政府军与反对派获得喘息之机,先去消灭那些边缘武装,扩张势力,至于把这些边缘力量都清除之后会怎样 ——是政府军与反对派互相妥协,政治解决双方的利益冲突,按照势力范围在议会中分配席位;还是重启新一轮内战,进行重新洗牌;这些都可以搁置争议,留待以后解决。


这种策略虽然看起来不过是一种拖延政策,但它实际上对使叙利亚局势明朗化、尽早结束内战 是有很大帮助的。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叙利亚的政治生态不断碎片化,反对派内部四分五裂,没有任何一方能够控制混乱的政治局面,稳定社会环境,以至于叙利亚渐趋于事实上的无政府状态。


因此,越来越多的外部势力不断涌入,来争抢这个政治真空,其中包括“基地”组织的分支“努斯拉阵线”,也包括现在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



据统计,现在叙利亚境内有3000多个政治、武装派系,一个不过1700多万(战前)人口的国家内却有3000多个派系在争权夺利,这听起来是很荒谬的一件事。然而这就是内战爆发以来叙利亚无政府状态、政治真空所导致的一个必然结果。


所以无论是叙利亚政府还是反对派,都希望能够结束这种“无穷无尽的碎片化状态”,尽早对控制地区进行有效统治,以稳定局面,防止更多的武装派别搅局。与此同时,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也担心会有其他像IS这样不可控的非理性因素进一步干扰其政治布局,并希望阻止叙利亚战局进一步扩大化,等到把各个边缘力量与不可控因素全都消灭干净后,再彼此展开谈判或是新一轮角逐。


简而言之,设立“冲突降级区” 至少成功地把各主要力量之间的“直接对抗”转变成了一种“间接博弈”。


前景预测


到目前为止,土耳其在伊德利卜省的军事行动还是小规模的,其主要依赖的还是扶植起来的那些反对派势力。毕竟在名义上,土方已经明确宣称本次出兵的目的是“监督伊德利卜地区政府军与反对派实现停火”,况且在美国和俄罗斯态度不明朗的情况下,土耳其也不愿冒太大风险发起大规模的战争。


因此,我们可以断言,土耳其在伊德利卜省的军事行动并非一场军事冒险,而是一次试探性的举动,其主要目的是为下一轮的博弈积累政治资本。


实际上,土耳其国内的安全局势才初步稳定下来,其武装部队在安纳托利亚东南部地区与库尔德工人党(PKK)尚且不断发生冲突,让他们立即准备一场在叙利亚境内的大规模军事冒险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不过,本次军事行动对土耳其扶植的反对派武装而言却是一次至关重要的考验,在土耳其军队不进行大规模干预的情况下,这些反对派武装是否有能力进行独立作战,在伊德利卜省站稳脚跟,还有待我们观察。



而另一方面,“努斯拉阵线”在叙利亚内战中历经重重考验,在今年年初刚与其他极端宗教武装 联合组建起了沙姆解放组织,又占领了伊德利卜省70%的地区,其政治、军事实力不可小觑,必将给土耳其扶植的反对派带来不小的威胁。


总而言之,虽然叙利亚国内政治力量碎片化依旧非常严重,战局依旧充满了不可预见性,和平依旧遥遥无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俄土伊三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尽管三国政治立场不同,对叙利亚前景的规划设计也不同,但一个和平、稳定的叙利亚却必将符合这三国的共同利益。可以说,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彼此间合作与博弈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叙利亚人民的未来。


参考资料

BBC Türk?e 13-10-2017 ?dlib operasyonu batakl?k m? yoksa kurtulu? mu ? 

BBC Türk?e 8-10-2017  7 soruda ?dlib: Türkiye ne yap?yor, neyi ama?l?yor ?

BBC Türk?e 7-10-2017  ?dlib operasyonuyla ilgili merak edilenler

BBC Türk?e 26-9-2017  Suriye dü?ümü ?dlib’de mi ??zülecek?

BBC Türk?e 4-9-2017  Afrin kimin i?in, neden ?nemli?

BBC Türk?e 16-5-2017  5 soruda YPG’nin ABD ve Rusya ile ili?kisi

Al Monitor 14-10-2017  Syria demands “immdiate” withdrawal of Turkey troops: SANA

Al Monitor 13-10-2017  Will new tribal council ease Turkey’s load in Syria ?


今日主笔 \ 刘新越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