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马拉维 两名ISIS东南亚头目被击毙

2017年6月20日,菲律宾马拉维,马拉维市内的战斗在持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历史多次证明,关键头目的死亡不会让恐怖组织停止袭击”。


经过130多天的激战后,菲律宾国防部10月16日宣布在南部棉兰老岛马拉维市的军事行动取得重要突破:“伊斯兰国”(ISIS)东南亚分支的负责人“埃米尔”哈皮伦(Isnilon Hapilon)和向ISIS效忠的“穆特”武装组织头目之一奥马尔·穆特(Omar Maute)被打死。

据《菲律宾星报》报道,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周一确认,哈皮伦和奥马尔于当天凌晨被菲律宾军方击毙。

菲律宾军方称,在周一早间的人质解救行动中,狙击手使用配有夜视镜的远程狙击枪在不同地点先后击毙了两人。在行动中,军方共解救了包括女性儿童在内的17名人质。

哈皮伦的家人在给当地媒体的短信中也确认,哈皮伦已死亡。

洛伦扎纳说当局将对两人的尸体进行DNA比对,“因为我们和其他国家都对两人发出了悬赏”。

菲律宾政府对哈皮伦和奥马尔分别开出了1000万比索(约合25000元人民币)和500万比索的悬赏;美国政府也对哈皮伦开出了500万美元的悬赏。

洛伦扎纳称目前菲律宾军方正在寻找“穆特”武装的财务主管、马来西亚武装分子艾哈迈德(Mahmud bin Ahmad)。据信,艾哈迈德依然藏身于马拉维。

对于哈皮伦和奥马尔的死亡,洛伦扎纳称其“代表马拉维战事即将结束,我们可能在未来几天就宣布结束战斗”。

奥马尔的七个兄弟也都参与了马拉维的战斗,“穆特”武装的另一名头目阿卜杜拉·穆特(Abdullah Maute)据称在今年8月被政府军打死,但至今仍未找到他的尸体。

2017年9月15日,菲律宾马拉维,菲律宾政府军在马拉维市内进行清剿行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马拉维的战斗最初始于5月23日,当时菲政府军正在搜捕清剿哈皮伦,结果引发了与包括“穆特”在内的多支亲ISIS武装的激战。

现年51岁的哈皮伦是阿布沙耶夫武装首领,该组织从1990年代就开始实施暗杀、绑架、斩首、爆炸袭击等恐怖活动。

阿布沙耶夫武装在早期就得到了来自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沙特的资助,成员们还接受过阿富汗圣战分子提供的训练。基地组织前头目本·拉登的妻弟哈里发(Mohammed Jamal Khalifa)也是阿布沙耶夫的海外资助人之一。

2014年,哈皮伦宣布效忠ISIS,此后被ISIS任命为菲律宾和东南亚地区的“埃米尔”。

菲律宾政府在搜查中发现,早在5月的清剿活动之前,哈皮伦和“穆特”武装就计划攻占棉兰老岛上的两到三座城市,以在“斋月重现伊拉克摩苏尔被占领的场景”。

左二戴头巾者为哈皮伦。图片来源:法新社


穆特武装的头目奥马尔和阿卜杜拉兄弟都曾在中东地区上学,会说阿拉伯语、深谙社交媒体运作,还有强大的国际关系网。此前菲律宾军队在马拉维的一座屋子里发现了5200万比索的现金,这些现金都属于“穆特”武装。

随着在中东地区的失利,ISIS从去年就开始号召不能前往叙利亚的支持者前往菲律宾。在马拉维的战斗中有来自印尼、马来西亚、车臣、也门、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摩洛哥等地的ISIS支持者,还有来自摩苏尔的ISIS老兵。

菲律宾政府认为,以哈皮伦为首的亲ISIS联盟计划以菲律宾为起点,在东南亚地区建立ISIS据点。

截至目前,马拉维的战斗已经造成1000多人丧生,包括813名武装分子、47名平民和162名军警。马拉维市已沦为废墟,40万名居民被迫转移。

武装分子在马拉维市区修建了大量地道、秘密从其他地区运入武器和补给、埋设诡雷、利用平民做人盾;因此即使得到了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空中支援,菲律宾军方在马拉维的推进仍频频受阻。

军方称,目前还有100名平民被困在冲突区,包括人质和武装分子的家属。

菲律宾政治暴力与恐怖主义研究所的负责人班乐义(Rommel Banlaoi)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指出,虽然哈皮伦等人的死亡是对棉兰老岛亲ISIS组织的“重大打击”,但反恐战争还远未结束。

他表示,这些高级头目的死亡会促使武装分子进行更强烈的反击,而且“历史多次证明,关键头目的死亡不会让恐怖组织停止袭击”。

棉兰老岛是菲律宾境内仅次于吕宋岛的第二大岛,当地最大的反政府组织“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曾发起了长达数十年的武装叛乱,想让棉兰老岛脱离菲律宾,成为一个独立的穆斯林国家。

2014年,菲律宾政府与MILF达成了和平协议,但国会却拒绝通过法案赋予棉兰老岛的穆斯林更多自治权。此后菲律宾南部的多支叛军武装宣布效忠ISIS。

赞 (0) 评论 分享 ()